。華胥之幽夢

 

「要是麥侯要求在下討伐先王的話,在下或許會拼命一博,但是,要是沒有麥侯的命令,在下確實沒有自行討伐先王的想法,因為在下雖然曾經有過悲憫人民而弒君的念頭,但是依職認為應該是由麥侯討伐才對。所以只要他下令,在下會毫不猶豫地服從命令,而且我相信事後我並不會有罪惡感,也不會苛責自己。不只是因為下令的麥侯為我們背負起罪名,我想大部分的原因是因為在下不像麥侯或惠侯一般深思熟慮,不懂得罪孽深重。」

「事實上就是這麼回事,而這反而才是重罪,在下有這種感覺。我們藉口說沒有這種打算,或者說沒有想過這麼嚴重的事情,但是不知罪責之深,這件事本身不就是一種罪嗎?因為無知而犯罪也許是雙重的罪惡;明知道罪責深重卻仍然下定決心行事,是需要相當的深思熟慮吧?」

                                                                                                                                                     --青辛

 

「即使太陽西沉、深沉的黑暗遮掩住道路,月量還是會升起照耀整個世界的。」

照著伊曾月暈的月光是那麼地淡漠,帶著些微冰冷的陰鬱,根本無法與白晝的陽光相比擬,然而,即使只是這麼一抹淡淡的光,卻還是成了指引夜行人的明燈。

                                                                                                                                                     --青辛

 

 

「任何人受到不平等的待遇,心中一定都會萬分感慨,因為人是一種被打就會痛、被搔癢就會笑的生物,不管是生理或心理都一樣,我想沒有人不是這樣的。」

                                                                                                                                                     --陽子 

 

 

「項實世界的人都是有瑕疵的,都有不完美的地方,不是所有的人都像王兄一樣完美。在我聽來,王兄所描繪的理想就像建造這片假山假水一般,但是,建造一個國家不就像建造真的深山幽谷一樣嗎?現實不是像這樣任人擺弄的小石塊。人類真的能夠移動巨大的岩壁建造美麗的山峰、移動流水和樹木來創造一個景色嗎?」

「王兄真的想要實現這個理想,然而真要讓我來說,我覺得那樣的國家根本就是一個牢獄。」

                                                                                                                                                     --馴行(P.226) 

 

 

「就是這樣。但是人總是忽略自己真正的心聲,我是這麼認為的。真正希望的明明是這個,卻覺得不能這樣;要不就是會惶惶不安,覺得要是自己這樣希望,事情就會變的更糟糕,而產生這種不安的人又感到更加不安,有時候甚至還會裝出若無其事的樣子。也有人從一開始就深信自己的希望理所當然,然而內心深處卻無法說服自己。人真是複雜的生物,各種不同的思緒在內心交錯,或加以掩飾或加以扭曲,總是企圖將真正希望的事情消弭於無形。」

                                                                                                                                                     --青喜(P.266) 

 

 

 。黃昏之岸 曉之天

 

「可是,要是上天沒有實際存在、不會犯錯的話,應該就不會救人了。反過來說,如果上天可以救人的話,那就一定會犯錯。」

「那是......什麼意思......」

「人只能自救,李齋。」

                                                                                                                                                      --陽子

 

本來外人就只能從行為和言談之間去推斷一個人的心思,而當這種成見形成之後,就會成為評斷此人形式的準則。已經有某種堅定信念的人,是無法將自己內心的想法解釋給心存疑問的人了解的。

                                                                                                                                                     --陽子 

 

 

「有這種想法的人一定會自以為是、仗勢欺人,我們又怎麼能賦予這種人權勢呢?有誰會讓明知道會賣弄詮釋的人拿刀拿劍?第二,會說這種話而不以為恥的人根本不懂何謂正道,不懂得正道之人就沒有資格參與國政。第三,不知道實際狀況的人沒有批判的資格。第四,在無意了解實情之前就憑著臆測捏造罪名並且深信自己的臆測而將他人安上這種莫須有的罪名,對這種人是不能賦予其任何權利的──不管是以任何形式。第五,對自己的昏昧不明和能力不足沒有自覺,步問青紅皂白就將自己的懷才不遇歸咎給他人還加以批評,這種人根本就是危險人物,怎麼能把危險的人物至於王上身側?這是沒有重用他們的第六個理由。請問這當中有什麼錯?」

                                                                                                                                                     --浩瀚 

 

 

「以怨報德的結局竟然是刀劍相向,我們沒有道理去聽這種人的意見──決定一個人的言行舉止是否擲得讓人善待,這也是一個實際例子。」

                                                                                                                                                     --浩瀚

 

 

 。風之海 迷宮之岸

 

 

 

「那不是討厭的感覺。大火雖然可怕,但是卻會讓人感到美麗、了不起。我要說的就是這種感覺!我會覺得很了不起,但同時卻又會感到害怕。」

 

                                                                                                                                                      --泰麒

 

 

 

「上天有天理,沒有人能撼動這個天理,再怎麼樣都沒有,因為所有的事情都是有天理存在才得以成立的。上天也存在於法理之網中,不被允許非道於民。這是天地之間永恆不變的道理,這一點絕對不要懷疑。」

                                                                                                                                                                                                         --玉葉

 

創作者介紹

語齋

語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