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這次的段考作文題無誤,因為覺得很好玩所以就把自己寫的手抄了一份回家,應該沒有關係吧-w-

回家後再做了點修改,擴寫古文好好玩噢XD

這段我是以紅拂女的視角去寫的,總覺得一直用"我"這個字寫好難為情(???)

 

 

原文:

    行次靈石旅舍,既設床,爐中烹肉且熟,張氏以髮長委地,立梳床前。靖方刷馬。忽有一人,中形,赤髯而虯,乘蹇驢而來,投革囊於爐前,取枕敧臥,看張梳頭。靖怒甚,未決,猶刷馬。張熟視其面,一手握髮,一手映身,搖示令勿怒。急急梳頭畢,斂衽前問其姓。臥客答曰:「姓張。」對曰:「妾亦姓張,合是妹。」遽拜之。問:「第幾?」曰:「第三。」問:「妹第幾?」曰:「最長。」遂喜曰:「今日幸逢一妹。」張氏遙呼曰:「李郎且來見三兄!」

 

初寫:

   與夫君行至靈石旅社,終於有可以休息的地方了啊。有著舒適的床,爐裡還烹著美味的肉。我在梳床前整理烏髮,不時看向在刷馬的夫君,一股安適且喜悅的暖流在心底流動,彷彿之前的不快只是一場夢。突然外頭傳來一陣騷動,一名留著大紅虯髯之人騎著瘦小的驢子前來,隨意將他的革囊丟在爐前,那也不算什麼,令我驚訝是他竟直接拿起枕頭斜躺著看我梳頭。我定睛觀察其面貌,一手握著披散的頭髮,另一手暗示發怒的夫君先勿衝動。將心中的疑惑與驚懼連同頭髮一起梳了起來,我重整儀容,詢問來者之名。原來他和我一樣為張氏之人,為了不使兩方尷尬,我靈機一現,與其稱兄道妹,向他一拜後,問了兩人之輩份,一個三哥一個一妹。看他高興說著得了一妹,我心中暗想此劫已化,心情由緊張轉為平穩,對著面色依舊複雜的夫君說:李郎且來拜三兄!

 

修改:

    是夜,與夫君留宿於靈石旅社,奔波至今,終於有可以好好休息的地方了。很舒適的床、簡單的房間擺設、爐裡烹著美味的肉。我在梳床前細細整理烏髮,不時往後望向在刷馬的夫君,一股安適且喜悅的暖流流過心底,想起之前在楊素身邊的種種不安與不滿,就有如夢一場。突然外頭傳來一陣騷動,一名留著大紅虯髯,身形勇武之人騎著孱弱的驢子前來,隨意將他的革囊丟在爐前,還未弄清他之目的,只見他直接拿起床上枕頭斜躺著盯著我梳頭的動作。驚懼之餘,我定睛觀察其面貌,一手握著披散的頭髮,另一手暗示發怒的夫君先勿衝動,發覺此人之眼底並無好女色之慾念,他看向我的神情就像是看一般風景那樣平常,緊張感漸少了三分。將心中的疑惑同髮一起梳了起來,我重整儀容,詢問來者之名。才知原來他和我一樣為張氏之人,為不使兩方尷尬,我靈機一現,與其稱兄道妹,向他一拜後,問了兩人之輩份,一個三哥一個一妹。看他高興說著得了一妹,心中暗想此劫已化,心情逐漸轉為平穩,轉頭用溫柔的笑語對著面色依舊複雜的夫君說道:快點來拜見我的三兄吧!

 

 

話說段考的紙格子超少的QWQ(?) 而且在寫的時候其實不太知道"行次靈石旅舍,既設床"的真正涵義所以寫的戰戰兢兢(?)

喔那麼就請多指教吧OA<!

創作者介紹

語齋

語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