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突然想到的(炸)算現代吧(?)

我怎麼一直在寫這對啦=口=!!!!!

 

 

一天又過去了,天海光流看著窗外的雨不停的落下,一股莫名的憂鬱心情油然而生。

──自從邪馬台笑離開已經過了一個星期了。

(笑不知道有沒有被淋濕了…)

自從光流生重病送醫後,邪馬台笑天天到這裡來照顧他,可以說連護士都沒他那樣勤勞了。

但是最近邪馬台笑卻因為公司的召喚而必須離開幾天,只好留下光流一個人在醫院內。

──並不是怕孤單一個人,只是已經習慣了身旁有笑的身影。

天海光流捂著嘴輕咳了幾聲,病情已經好轉了,但還是有點頭暈啊……

這時外頭傳來了敲門聲,但他知道那不是笑,笑是不會規規矩矩的敲門的。

「光流,你有沒有好一點了?」原來是憶無心那個小娃兒。

她將帶來的一些水果放到桌上,摸了光流的額頭。

「唔… …還有一點熱熱的。」

「卡啟哩、卡給拉扣扣。」為什麼會自己跑過來了?

「今天剛好要經過這裡,就順道過來看看你了,邪馬台笑很擔心你呢。」無心微笑著說道,不知是聽懂光流的話,還是偶然接對了回答。

「卡庫… …」是喔… …

憶無心是正在就讀國中的女孩,一放學就會到公司找梁皇無忌經理,因緣際會下認識了兩人,有時在公司內梁皇無忌忙的沒辦法理會無心時笑和光流就會和無心一起聊天,交情算是還不錯。

無心說了這個禮拜邪馬台笑工作是多沒效率又頻頻失誤,偏偏這工作又不能請別人代勞,搞的梁皇無忌一個頭兩個大不知如何是好。

「邪馬台笑沒有光流還真的差了很多呢。」她說道。

「……」

天海光流默默的喝著水,靜靜的聽著,臉上浮出了笑容。

不知過了多久,無心提起書包起身。

「我差不多要離開了,光流,你要快點好起來喔!」

「卡給拉扣扣」謝謝妳。

門關上了。

天海光流望著外頭,雨已經停了。

(邪馬台笑沒有光流就差很多......)

想著無心說著這句話,天海光流的臉不知不覺又熱紅了起來,不過這次沒有頭暈。

(天海光流沒有笑也會差很多......)

輕輕的說完了這句話,他迷迷糊糊的睡著了。

 

夜色已深,遠處傳來一個急促的腳步聲踏至。

碰!門被粗魯的打開來,一個留著火紅頭髮的男子衝入,正是邪馬台笑。

「光流啊!!俺回來了...喔?」

發覺人已睡的沉,邪馬台笑收起原本的大嗓門。

「已經睡著了喔......」看著熟睡的人兒,邪馬台笑忍不住摸摸天海光流的頭

(嗯... ...) 天海光流沒有醒來,只是翻了個身繼續睡。

「哈哈,看你舒服的... ...」笑坐在一旁的椅子,欣賞著光流的睡臉

(笑...) 

「咦?說夢話?」

(喜歡... ...)

「呃、光流在夢什麼阿... ...」笑靠近光流的臉,想聽到更多夢話,卻是...

光流突然將頭往前一傾,兩個人就這樣親到彼此了。

「!!」邪馬台笑被光流的舉動嚇的彈坐起來,才發現原來光流還是在睡夢中。

「光流... ...」他看著他的睡臉,心跳頓時變快

然後,他又伏下身,親吻了天海光流的唇。

「...今天就睡在醫院好了...」

邪馬台笑熄燈,躺到一旁的小床,漸漸睡去。

 

 

<完>

 

 

不要問我光流生什麼並怎麼住院這麼久(ㄍ)

終於讓兩個人親到了好開心噢\=\\\\=/

 

 

創作者介紹

語齋

語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