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自家學校的校慶衍伸出來的靈感www

 

 

一年一度的校慶就要到了,學校的春暉社又有了買花傳情活動,邪馬台笑看到同班的神田京一拿著宣傳單苦惱,疑惑之際往他的方向走去。

 

「喂!神田,你拿著這東西在煩惱什麼啊?」他搭著神田京一的肩問道。

 

神田轉頭看向來人「是邪馬台笑啊……」他把傳單轉向他,「當然是在煩惱要送哪種花啊。」

 

「啊不是才兩種花?」他把傳單拿來看一看,玫瑰花、向日葵,沒有第三種了啊!阿這個神田是在煩惱什麼?

 

「是緞帶顏色啦!緞帶顏色!」他突然大聲了起來,臉還有點紅?

 

「這樣喔-」

 

「… …你根本不了解吧?」神田京一嘆了口氣「對了,你不買一朵花送天海光流嗎?」

 

聽到神田京一的問句,邪馬台笑搔了搔下巴想了一下,隨即自言自語道:「光流......對吼他應該會蠻喜歡的吧……」

 

「太好了!」神田京一在自己的名字那裡再多登記一朵花,原來是訂三朵會打折,剛好還缺一朵啊……。「這邊有紅色、藍色、黃色、綠色,你要選哪一個送他?」

 

「那還用問嗎?當然是紅色啊!」邪馬台笑很爽快的應答。

 

「呃......這……?!」

 

「有什麼問題嗎?」

 

「......好吧!就紅色!我也買紅色!!就紅色!!!邪馬台笑你真男人!!!」神田京一就這麼激動的大吼,然後激動的往外衝了,留下一臉疑惑的邪馬台笑。

 

「啊沒是中邪喔?跑這麼快。」

 

一直到上課鐘響完,邪馬台笑才又看到神田京一氣喘如牛的衝回教室。

 

 *****

 

然後,到了校慶當天--

 

春暉社社員們從早上就抱著一袋一袋的花在各班奔波,到處發送。

「為什麼我們要送的花特別多啊……怎麼會有人一次訂這麼多朵啦?!」拿著各式顏色緞帶的花,月牙嵐不解,這些都是同一個人訂的,而且還不代送,這是怎麼樣啊?!呃,這個購買人……

 

「嵐,怎麼了?」愛靈靈看著神情複雜的他,不解問。

 

「沒有……我們快去送花吧……」

 

 

 *****

 

 

「卡給拉扣扣?」天海光流看著赤羽信之介頭疼的盯著某些東西,順著他的眼神望向了他的課桌。

 

原來是赤羽上次社團聯展帥氣的表現獲得了滿桌不知哪些女孩送的紅玫瑰,但這些紅玫瑰不是他頭痛的真正原因,而是桌上出現了一朵沒有在宣傳單出現的花──綁著紅緞帶的藍玫瑰。

 

「天海光流,你知道這是什麼意思嗎……」赤羽的聲音變的低沉,一手按著額頭,露出了可怕的表情。

 

「卡、卡畢給扣?」是、神蠱溫皇?

 

「哼哼哼……神蠱溫皇,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想做什麼……特地找藍花紅緞帶就是想要我回送紅花藍緞帶是吧?等我送過去之後再揶揄我把你當師長了麼?溫皇啊溫皇,你還真是幼稚啊!」赤羽一邊說一邊往外走,周圍冒出了些些黑氣,但在光流眼中,卻又感覺到了粉紅色氣息……?

 

「卡給拉扣扣……」軍師大人是故意忽略紅緞帶的意思嗎……?

 

原來是每一種緞帶的顏色都有著不同的意義,黃色代表親情、綠色代表友情、藍色代表師生情、而紅色,正是代表著愛情。天海光流將視線轉回自己的課桌,桌上也靜靜的擺著一朵綁著紅緞帶的紅玫瑰,上面的署名寫著這朵花來自隔壁班的邪馬台笑,是要送給自己的。

 

(邪馬台笑,這是什麼意思……)

 

因為語言障礙的關係,唯一聽的懂天海光流說話的邪馬台笑對他來說是不可或缺的存在,從以前到現在,雖然一直和邪馬台笑很要好,但是還是維持著超級好朋友的關係。或許是因為前幾天才聽赤羽說著這些花的意義,今天收到這東西,讓光流突然感到不知所措了。邪馬台笑難道想藉著這個對他表示什麼嗎?

 

(一定是笑在惡作劇……算了……)

 

不知道有沒有意識到自己燒紅的臉,天海光流小心的把花收進抽屜,也往外頭追著赤羽出去了。

 

但天海光流走了好久,都沒有看到赤羽,卻在半路上遇到了雪山銀燕。只見他抱著一束花四處找人,現在正在送花給宮本總司。而宮本總司手上已經拿著四朵藍緞帶花了,想必他一定感到很欣慰吧。

 

光流上前向兩人打了招呼,說了幾句話後(雖然他們聽不懂),因為不知道要去哪,就跟著銀燕一起去送花了。

 

(這些花是要送給誰的啊?)天海光流好奇的看著,好多顏色喔。

 

「嗯?你說什麼?」雪山銀燕歪著頭,聽不懂光流再說什麼。

 

(我問你這些花要送給誰的……)

 

「……算了,我聽不懂。」

 

(……)

 

天海光流就這樣跟著銀燕走著走著,一路上看他把花拿給俏如來、劍無極、風間始、史艷文……看來是跟他有一定交情的他都送了,真是個有熱情的同學啊。

 

就這樣走著走著,銀燕又突然叫了一聲往前衝去,原來是在前面的走廊看到憶無心了,無心身旁還有個人,那正是邪馬台笑。

 

在銀燕衝過去的同時,邪馬台笑的視線早就移到這裡,看到了天海光流。

 

「喔~光流啊!!」

 

還來不及逃跑,邪馬台笑已經一個箭步衝到天海光流的面前了。想到早上的那朵花,天海光流的臉又羞紅了起來。讓邪馬台笑看了直問光流發生什麼事了,光流只好吞吞吐吐的說著早上收到了對方送來的花。邪馬台笑聽了開心起來。

 

「喔,你收到啦!俺覺得紅色實在很適合你,所以就送給你了,怎麼樣,喜歡嗎?」

 

聽到這句話,天海光流愣了一下。

 

(只…只是因為紅色?)

 

「耶?不適合嗎?」邪馬台笑搔了搔頭

 

這下天海光流突然發現,原來邪馬台笑壓根不知道這東西的意義!他完全誤會邪馬台笑的用意了,他還以為,過了這麼多年,兩人的關係終於有所改變,原來一切都是自己會錯意了!

 

想到這裡,天海光流又臉紅了,不過這次是惱羞成怒。

 

(笑是大笨蛋!!!!!)

 

他一把推開邪馬台笑,往前衝去,還差點把無心給撞倒了。無心「唔」了一聲,好在被銀燕給扶住了才不至於跌倒,看著天海光流離去的背影,她抓著生氣的銀燕走到邪馬台笑身邊想問個仔細,聽完了邪馬台笑説了這經過之後,無心苦笑了一聲。在聽到無心解釋天海光流生氣的原因後,邪馬台笑知道,自己闖禍了。

 

「等一下。」無心叫住了想往前衝的邪馬台笑「你找到光流之後,你要怎麼跟他說?」

 

「啊這個嘛... ...」邪馬台笑頓時腦袋一片空白,只見無心嘆了口氣,緩緩的說出一句話:

 

「邪馬台笑,你喜不喜歡天海光流?」

 

聽到這句話,邪馬台笑心跳頓時加速,他當時送花時還真的沒有想這麼多,只是覺得光流收到會很開心罷了。但剛剛看到光流臉紅的樣子,又聽到無心此言,好像有一種怪怪的感覺浮上來了啊……

 

「俺… …」

 

「邪馬台笑,有一些事情,若是自己不願意面對的話,是一輩子都不會有結果的。對於天海光流,你自己的想法是什麼,好好思考吧!」

 

在目送邪馬台笑離開後,無心也拿著銀燕送的大向日葵,和銀燕一同往藏鏡人的辦公室走去。

 

「那個,堂妹……」銀燕終於鼓起勇氣開口了。

 

「原來他們......還不是情侶喔?」

看著哥哥困惑的表情,無心笑了「嗯… …明天就知道了。」

 

 

*****

 

 

天海光流獨自坐在司令台上,任憑周遭多吵雜都傳不進他的耳裡。他想起剛剛失控跑掉的事,不由得感到心內一陣煩躁。

 

從以前到現在,光流的語言障礙讓他很難獨自完成事情,直到遇到了邪馬台笑──那唯一聽的懂他說話的人──他才漸漸可以在人群裡正常生活,但是他也逐漸習慣了笑在一旁的日子,甚至忘了沒有他的時候自己是怎麼活過來的。

 

原本應該是要這樣子繼續下去的,但是剛剛卻因為這樣的誤會而… …

 

(我在想什麼啊… …還對笑那麼兇… …) 天海光流將臉埋進雙臂,看起來非常落寞。

 

那明明只是個小小的玩笑罷了,為什麼自己要這麼認真呢?是否因為心中正期待著什麼,但自己卻又不明白那到底是什麼心情,自己和邪馬台笑之間,好像多了一些東西,不像是友情,也不像親情,他不懂,為什麼會這樣子呢?難道真的像赤羽說的那樣,那東西是… …天海光流想著想著,不知不覺哭出來了。

 

 

「喂,現在是在哭爸嗎?」

 

 

聽到熟悉的聲音,光流把頭抬起來,只見邪馬台笑滿身是汗,表情複雜的站在他面前。

 

「… …」邪馬台笑似乎想說什麼,卻又說不出口的樣子。

 

原來是剛剛離開無心他們兄妹之後,邪馬台笑便到處尋找著光流,在尋找的同時又想著兩人之間的事。

從一開始剛認識到現在即使不同班還是常常黏在一起,同學間只要聽到邪馬台笑不免馬上聯想到天海光流,說是只有他才聽的懂他在說什麼,但大家都不知道,其實一開始,他也聽不太懂的。只是聽的出來大概的意思,因為好奇才努力的研究光流所說的每一句話,到現在才會變成全校唯一可以理解光流的人。總想著這種狀況會持續下去不會改變,但似乎有點變質了啊… …

 

不只想要理解他的話,更想理解他的心。

這種想法,好像越來越強烈了。

 

「(做什麼… …)」天海光流避開他的視線。

 

「… …光流,那個,俺… …」慘了!俺說不出口啊!!!!

 

就在邪馬台笑持續支支吾吾的時候,天海光流開口了。

「(對不起… …)」

 

欸?

光流剛剛說對不起?

 

「… …為什麼要向俺道歉?」

 

「(因為剛剛對你大吼了… …明明只是個… …)」只是個玩笑而已… …

 

看著天海光流落寞的表情,像一隻受傷的小動物,一種苦澀的感覺從邪馬台笑心中產生,他突然有種衝動,想要把天海光流狠狠抱入懷安慰。

 

這時腦中又浮現無心的那句話:你喜歡天海光流嗎?

 

「不是開玩笑啊… …」

 

「(咦?)」

 

「就算俺之後才知道,也不是開玩笑的啊… …」邪馬台笑搔了搔頭,眼神微微瞥向光流。

 

笑,在說什麼?

光流突然無法理解他的話。

 

「俺... …俺是說… …哎唷!!這朵花不就代表這個意思嗎!!!啊啊啊啊啊───!!!」邪馬台笑因為太過緊張,而開始胡亂叫了起來。

 

天海光流這才注意到,他手上拿著的正是他早上收到的那玫瑰花。

邪馬台笑到他們班找他時,還把這朵花也一起拿過來了啊。

這朵花代表的意思,莫非… …

 

「(笑……!!)」天海光流站了起來,朝著邪馬台笑就是一抱。

 

這時邪馬台笑終於不再亂吼亂叫,他驚訝的看著天海光流,心中混亂無比。

只見天海光流滿臉通紅,他用比平常更小聲的聲音緩緩說道:「(我… …想聽你說出來… …)」

 

「光、光流… …」所以光流對自己也是一樣的嗎?!果真是這樣子的嗎?!

天海光流用一雙無辜的大眼看著他,邪馬台笑覺得自己快要發燒兼得心臟病了,連好好的一句話講不好。

 

「(笑… …)」

 

過了像是有一世紀這麼長的時間,邪馬台笑終於深吸了一口氣,霹靂啪啦的將一堆話向連珠炮般脫口而出。

「俺要永遠幫你翻譯,俺以後都要跟你在一起,俺無法想像沒有你的日子,俺要了解全部的你!!」

他緊緊的抱住天海光流:「天海光流,俺喜歡你啊!!」

 

聽了這麼一大串的告白,天海光流感動的眼淚差點掉下來了。

他雙手回抱著邪馬台笑,用他獨特的說話方式對著邪馬台笑說著:

「(我也是,最喜歡最喜歡笑了!)」

 

 

他們兩個從擁抱中分開,天海光流拿著那朵綁著紅色緞帶的玫瑰花,感覺到一股從未有過的幸福感。

 

那緞帶的意義,就是這麼回事吧。

 

 

 ****

 

這時,在遙遠的另一方… …

「哎呀,又有一對情侶誕生了,靈界真是功德無量。」愛靈靈在社辦內笑著說。

「… …靈靈,你從哪裡知道的?」嵐望著愛靈靈詫異著。

「呵~不告訴你。」

 

 

 

<全文完>

 

 

根本就是笨蛋情侶(茶)

笑光這段要進展,沒有無心萬萬不能啊!!!

創作者介紹

語齋

語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