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方死亡3008

 

那時的喬瑟夫19歲,與絲吉Q結婚,有穩定工作。

有時會和新交的朋友四處遊玩,喝酒賭博偶爾也會做,只要在合理範圍內,基本上絲吉Q也不太會管喬瑟夫在外做了什麼事。

今天他們到另一個朋友家,那是一間樂器行,裏頭有許多的樂器,還有一間交流用的音樂房。

 

JoJo,你說你會彈吉他是吧?來試試看這首吧!」朋友丟了一份譜過去,喬瑟夫接住後,稍微翻了一下。

 

「這還不簡單!你太小看喬瑟夫我啦!」

他找了把順眼的木吉他,清了清嗓之後便開始自彈自唱。

 

那是一首,與重要的人分別的悲傷的歌。

 

    

 

『西薩… …』

咦…?啊… …。

眼淚突然落下,一滴一滴落在木吉他上。

「啊咧?」伸手去擦,眼淚依舊止不住的落下。

手套也因此被眼淚給浸濕了。

「啊哈哈哈,抱歉抱歉,我太緊張了,重來重來!」開玩笑的說著,想露出與平時一般的笑容,卻無法忍住聲音的顫抖。

JoJo …你還好嗎?」同行的夥伴第一次看到如此失態的喬瑟夫,有點慌張地提出了關心,喬瑟夫只是向著他擺了擺手。

「啊啊,真是掃興啊…哈哈!!」想要像是闖禍的熊孩子一樣大聲地笑,但臉卻無法自己控制,形成了要笑不笑要哭不哭的奇怪表情。

「可惡!我要去上廁所,別擋我的路啊!」他像是逃跑般的衝出房間,留下錯愕的同伴在那。

 

真是糟糕透了,隔天要成為笑柄了吧。

 

在廁所前的鏡子,映照出一張流滿眼淚的難看表情。

 

──不行,我好想你。

 

──我想要見你。

 

──西薩!

 

『別哭,JoJo。』

 

「… …?」

 

朦朧的,鏡中好像出現了另一個人影。

那抹金色的頭髮。

 

「嗚… …」

 

──西薩!!!!!!

 

『你的表情難看死了。』

 

──可惡,還不都是你害的!

 

『那還真是對不起啊。』

 

──西薩… …。

 

隔天起床,喬瑟夫人已經在自己的床上。

腦袋還沒轉過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然後,房間的門被打開了。

JoJo你真是的,他們說你在廁所昏倒所以把你扛回來了,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啊,是絲吉Q啊。

「唔、… …忘記了啦。」絲吉Q將早餐放到床邊,坐到喬瑟夫的身邊。

她彈了彈他的鼻頭「什麼忘記,你以為你騙的了我嗎?」

「真是的,他們到底跟妳說了多少啊,這群混蛋… …」喬瑟夫抓了抓頭。

 

絲吉Q微微一笑,沒有說話。

她摸了摸喬瑟夫的頭。

 

「打起精神來吧,他不會想看到這樣的你的。」

 

喬瑟夫先是愣住,然後以不可置信的表情大聲的說:「啊啊!妳什麼時候變成這種屬性的傢伙了啦!一點都不適合!」

「欸-!我可是很認真的要安慰你耶!怎麼這樣說!」被嫌棄的絲吉Q也不甘示弱地大喊。

「妳還是乖乖當個扮鬼臉的小笨蛋比較好啦~」捏捏對方的臉,壞心的笑著。

JoJo你才是大笨蛋啦!」

 

兩人邊打邊鬧的吃完早餐,喬瑟夫突然想到什麼似的露出驚慌的表情:「啊!怎麼辦,要怎麼跟他們解釋我昨天的情況啊!乾脆說我磕藥算了!」

「笨蛋,這種事不要亂造謠啦!」

 

「啊!就說我撞鬼好了!」

 

「哈啊~?」

 

「沒錯沒錯!撞鬼撞鬼了!哈哈哈!」

 

──我沒說錯吧,西薩!

 

fin

2016.11.09

 

我寫這篇的時候在聽這首(?):https://www.youtube.com/watch?v=-EKxzId_Sj4

 

噗浪連結:https://www.plurk.com/p/lxllt7

 

 

 

 

 

 

 

創作者介紹

語齋

語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